前有强敌,后有追兵,Google也拿出了自己的最新武器。8月12日,Google AdWords新界面在中国正式上线。基于Web的AdWords新界面从2008年11月开始公开测试,在更为简洁和人性化的同时,新增了二十多种工具,中文版是首批参加测试的三种语言之一。

  正式进入中国的第四个年头,Google开始收获。2008年,百度、Google长时间的平稳竞争态势首次发生逆转,双方的市场营收份额分别为63.5%和27.3%(见《商务周刊》2009年5月5日封面故事《从Google到谷歌》)。艾瑞咨询的最新报告显示,2009年第二季度,百度的市场营收份额为63.6%,Google中国为32.5%。Google全球副总裁刘允对《商务周刊》宣称:“如果说前两年还是在学习和了解中国市场的话,现在Google已经可以炉火纯青地按照中国的方式去靠近客户。”
 

  为了后来居上,Google在“中国特区”做出了不少改变。无论是代理商制度、发布商路演,还是针对中小企业的营销论坛,都颇有些“以彼之道、还施彼身”的意味。“今年Google中国还会深入到更多城市,代理商也是我们将坚定不移执行的政策。”但刘允同时表示,代理商发展不会以50、100这样的数量级增加,而是要增强他们的能力,以产生更大的经济效应,“我们不是卖产品,也不可能有太大的跳跃,是一步步循序渐进的过程”。

  对于这家以技术安身立命的高科技公司在中国面临的竞争,前百度副总裁梁冬曾有个形象的比喻,他认为Google的心脏是为了与微软战斗而跳动,而它的手脚则需要面对百度这样的公司。三家公司之间的纠结或许在各自发展初期便已确立。正是由于Google的崛起,李彦宏回国创办了最成功的中文搜索引擎百度,而Google总裁埃里克·施密特(Eric Schmidt)是一个曾经在Sun与微软鏖战的斗士。他加入Google之后,促使Google完成了挑战甚至取代微软的角色转变。

  2008年9月,Google发布的Chrome浏览器被视作对微软的挑战。今年6月份推出新搜索引擎必应(Bing)后,微软在搜索营销领域也表现出野心。7月29日,微软与雅虎签订为期十年的搜索合作协议。尽管阿里巴巴已收购雅虎中国的全部资产,微软中国公司声称,“正在努力研究和制定”此次交易在大中华区的执行方案。国外媒体报道,微软在线业务华裔主管陆奇在一次谈话中指出,搜索引擎将成为微软的“营利机器”。他说:“只要拥有规模,搜索将成为利润极高的业务。”

  如果这对Google还是潜在威胁的话,老对手百度经历去年底虚假广告危机后也在恢复增长。美国市场调研机构Comscore 8月份的报告显示,基于中国互联网用户的快速增长,百度以6.9%的市场份额首次超过雅虎,跃升为全球第二大搜索引擎。

  在近期百度的一个测试系统中,新增加的功能包括用户留言板、客服在线实时响应等。这种强调与客户沟通的方式迎合了不少中国企业的需要。但Google中国在线销售与运营总监赵东平对《商务周刊》表示:“Google不希望通过人海战术去解决问题。从整个产品设计思路来说,Google相信技术能够推动规模效应。我们不会改变所相信的东西,即使短期内可能‘有一些钱放在地上没有捡’。”

  从公司性格来看,长期身为IT霸主,微软只要看准了商业机会,即使在已有强大销售商的市场上也会正面出击。在中国成功复制搜索引擎模式的百度,大多数时间都在扮演改良派的角色。而Google通常会避开在“红海”正面碰撞,希望开创出一个新的市场并在其中取得支配地位。现在,当百度把技术提到前所未有的高度、微软努力打造一个互联网公司的时候,Google更希望成为一家移动互联网公司。7月20日,Google中国首次对外透露了自己在移动互联网领域的技术战略目标——让手机超越PC。赵东平坦言,现在谈在手机搜索上的商业价值还为时尚早。“手机屏幕那么小,怎么在这个小屏幕上同时放置自然搜索和收费搜索,这是个很大的挑战。”他说,“每个公司都想赚钱,但是在我们想不清楚怎么赚钱,或者赚钱的路走得太快会影响到客户体验的时候,我们宁可先等一等。”

  刘允也承认,GPhone和Chrome都还没有带来直接的商业利益,但这些举措都符合Google整合全球信息的使命。“只有把信息整合好,产生足够流量,为商家和企业带来更直接、更精准、更形象立体的搜索结果,才会有好的市场推广效果。”他说,“前面的工作都做好了,商业价值就会随之而来。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Post Navigation